网站首页 > 时尚 正文

卫计委人社部“拉锯战” 国家药价谈判结果难落地

   2019-08-14 00:34:22 作者: 来源:虎林新闻网

  2016年5月,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公布,慢性乙肝一线治疗药物替诺福韦酯、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3种药物价格降幅均超50%,国家卫计委、国家发改委、人社部等7部门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做好国家谈判药品的集中采购工作。

  然而,截至8月29日,仅有云南、海南、广西等17个省份完成谈判药品与医保报销的对接,其余省份却将价格已经“腰斩”的药品挡在医保门外。原本令医生和患者都欢欣鼓舞的“惠民福利”,却因超过一半的省份不执行,而无法真正落地,政策卡在哪里?问题怎么破?

  被寄予厚望的国家谈判

  “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是一项多赢的、有意义的探索,初衷是允诺特定药品进入医保名录,借此换取相关药企降价让利的实惠,通俗地说就是“企业降药价,政府给市场规模”。

  2015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卫计委等16个部委(局)建立部门协调机制,组织开展了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工作。

  2015年11月下旬,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正式启动,谈判小组先后与乙肝、非小细胞肺癌专利药品相关企业进行多轮谈判。

  2016年4月25日,针对医保衔接问题,国家卫计委、人社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做好国家谈判药品集中采购的通知》,要求完善医保支付范围管理办法,做好国家药品谈判试点与医保支付政策衔接。

  2016年5月17日,首批谈判结果向社会公布,替诺福韦酯、埃克替尼、吉非替尼3种谈判药品降价幅度分别为67%、54%、55%。同时国家卫计委强调,已将谈判药品纳入当地医疗保险合规费用范围的地区,要进一步巩固完善医保制度和支付方式;尚未确定的地区,要抓紧做好与相关医保政策衔接;确有困难的地区,可首先从大病保险(重大疾病保障)做起。

  对政府来说,运用国家力量降低新药价格,有利惠及民生;对药企而言,以价格换市场,得到的是长远利益;在患者一方,减少了药品花费和相关疾病发生的几率。但就是这项一举多赢的政策,却因为在医保衔接上出了问题,被卡在了半空中。

  医保“对接”参差不齐 各地态度不一

  从17省份相继出台的政策看,绝大多数省份都只把谈判药品纳入了大病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范围,只有新疆把谈判药品纳入了城乡医保。

  最先响应的是云南省卫计委。该委在5月27日下发通知,将谈判药品纳入当地新农合及大病保险。该委药政处处长杨丽娟表示,云南之所以动作这么快,一方面是因为贫困人口多,另一方面云南省新农合管理部门做过认真测算,认为完全可以承受相关费用。

  随后,海南、广西、贵州等地也陆续将谈判药品纳入当地新农合或大病保险。7月12日,新疆将谈判药品纳入城乡医保,这被认为是“重大突破”。

  目前,仍有不少地方看似“按兵不动”。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东部某省份卫计委药政处处长表示,“我去跟人社部门沟通进医保的事,人家说怕医保穿底,要测算。关键是什么时候测算完不知道,如何测算也不知道。”

  某直辖市卫计委药政处的工作人员被告知,“等国家人社部统一安排,不能自行动作”。西部某省份卫计委药政处处长则说:“医保基金管理部门没啥积极性,说药品价格的降低不是纳入医保支付范围的硬性条件,要等时间窗口。”

  谈判结果难落地 到底卡在哪里?

  “这是政策执行之初就预料到的问题,只不过一直没找到解决的办法。”有接近卫计委方面的人士向媒体透露,“各地财政水平悬殊,当地政府有自己的考虑和花钱的优先顺序,靠政府强推也不行,地方也有自己的现实困难。”

  在他看来,这其中更有卫生系统与人社部门之间长期难以解决的协调问题,“出钱的是人社(部门),有没有钱,有多少钱,兜不兜得住(底)他们说了算,其他平级部门也只能协调,没办法强推。”

  政策难以落地,只因负责砍价的和负责埋单的不是同一个人。有业内人士撰文笑谈,“卫计委请客讨好患者,却让人社部买单,人社部不傻当然就先拖着再说”。

  8月3日,人社部主管的《中国医疗保险》杂志在其微信公号中发表标题文章《谈判药品全面纳入医保,别操之过急》,强调医保政策“真没必要着急抹平”。

  该文表示,“一个药品是否纳入医保,看起来非常简单,背后却是一个非常严谨的评估过程。如果不对一个药品进入目录后可能产生的医疗费用做出充分评估,就贸然改变医保目录,对医保的资金安全显然不大有利。所以,医保部门在执行过程中不那么积极,是可以理解的。”

  政出多门难落实 福利兑现遥遥无期

  参差不齐的全国“对接”状况下,出现了同一种疾病用药,辽宁的患者490元就能买到,而吉林的患者则需要付费1500元。在悬殊的价格对比之下,对需要长期用药的患者来说,乘火车甚至打“飞的”跨省买药也成为不得已的选择。

  一旦谈判药品迟迟不能进入医保,将形成“坏的示范效应”。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曹健表示,“本来先降价的药企是想用低价换药品的购买量,肯定要进入医保,但如果进不去,后面的药企一看降价利润太低,还不如继续高价,就没人愿意进入药价谈判了。”

  国家药品价格谈判,从来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史录文认为,政府各部门要会算大账,不要能算小账,更不能抱着部门的“小九九”不放。“现在纳入医保的,多是些经济不怎么发达的省份。这些省份都能承受,别的省份却说不行,这很奇怪。多想想老百姓的病痛,方法就比困难多了!”


相关阅读:
雷竞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