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生活 正文

美俄元首相遇APEC峰会 两国关系"重启"希望渺茫

   2019-08-13 00:10:27 作者: 来源:虎林新闻网

俄罗斯和美国,一个昔日超级大国的衣钵继承者,一个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俄美关系一直是国际战略格局演变进程中最为关键的一对大国关系之一。今年以来,围绕乌克兰危机,俄美全方位碰撞致两国关系跌入冷战后最低谷。两国元首的“冷战”亦愈演愈烈,此次俄美总统均参加APEC峰会,虽是双方互动的一个良机,但两国元首“破境难圆”,很可能擦肩而过,外界期待许久的“普奥会”破冰行动又难成行。近中期内,俄美关系“重启”希望渺茫。

一、 俄美博弈持续升级,两国关系陷入僵局。

2013年11月底至今的乌克兰危机,打破了欧洲的宁静,引发冷战后欧洲最严重的地缘政治危机,更导致俄美这对老对手再次展开竞争与对峙,有人惊呼“ 冷战阴影 再现,冷战后大国间展开首次公开直接的对抗”。

首先,美挥舞经济制裁“大棒”对俄强力打压。乌克兰危机以来,美携手欧盟先后推出多轮对俄制裁措施,力度不断升级,直指俄经济核心领域,威胁俄经济发展根基。目前,制裁名单上除与普京亲近的官员和商人外,包括俄天然气工业银行、俄外经银行、俄外贸银行、储蓄银行、农业银行、俄石油公司等重要的金融机构和能源巨头,禁止其在欧美市场上市发债融资,不向其提供石油等领域的敏感技术等。针对美欧制裁,俄亦推出反制措施,禁止从美国、欧盟、加拿大等西方国家进口部分食品。

其次,美俄地缘政治争夺进入短兵相接的“白刃战”。美在乌克兰危机后,持续挤压俄战略空间。6月底,欧盟正式与乌克兰、摩尔多瓦、格鲁吉亚签订“联系国协定”,三国西倾迈出实质步伐;近日美国会加紧审议法案,拟允许乌克兰、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在不加入北约的情况下获美军事盟友地位,美还欲助格在明年加入北约快反部队。面对美咄咄逼人压力,俄努力维持在原苏联地区的主导地位。今年5月,在俄主导下,俄白哈三国签署欧亚经济联盟条约并计划于2015年1月1日正式启动,吉尔吉斯斯坦、亚美尼亚也承诺年底前加入。同时俄今年以来还向白俄罗斯、吉、亚等国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和援助。

第三,美在多边层面孤立俄,打击其国际声望。美将俄踢出G8;经合组织和国际能源署暂停俄加入谈判进程;欧洲议会考虑终止与俄外交关系;北约暂停与俄合作,北约秘书长称需“重新思考对俄关系”。

第四,美持续加强对俄军事压力。9月初举行的北约峰会将对俄关系及乌克兰危机列为最重要议题,称俄“对乌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侵犯是欧洲大西洋安全的主要挑战”。峰会通过了《战备行动计划》,北约海陆空力量将以轮换方式在东欧持续存在,“要停留多久就多久”,并建立由海陆空及特种部队组成“高度机动联合作战部队”,反应速度将提升至数天内。9月15日,美等15个国家的部队在乌克兰西部开始为期两周的军事演习,这是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西方国家的地面部队首次进入乌境。

二、 俄美矛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实际上,乌克兰危机仅是导致俄美关系恶化的直接诱因,俄美长期积累的“互不信任”和根本矛盾是其主因。

首先,两国领导人严重缺乏互信,影响整体合作氛围。2012年初俄总统选举时,美放言不愿看到普京当选,普京获胜后美又迟迟不发贺电;普京为表达不满拒绝参加美主持的G8峰会,奥巴马则拒绝参加俄主持的APEC峰会;美时任国务卿希拉里指责普京企图恢复苏联,普京回击希拉里“无稽之谈”。2013年6月,突发的“斯诺登事件”使脆弱的美俄关系再陷泥潭,8月初美宣布取消奥巴马访俄计划和在圣彼得堡G20峰会期间与普京的正式会晤。普京重返克宫与奥巴马连任后,两位元首近两年时间未有正式互访与会晤,在冷战后两国外交史上非常少见。

其次,对国际战略格局认知迥异。美近年来通过科技创新、新能源革命、制造业复兴和新军事革命,已逐步摆脱金融危机影响并抢占大国竞争新制高点,稳固“一超”地位,欲主导21世纪国际秩序打压对手,俄在这一进程中仅被视为“没落的地区大国。而普京在重登总统宝座后,开启大国复兴进程,对外主动进取,力图以推进“欧亚联盟”为突破口,恢复在后苏联空间的影响力,打造世界有影响力的独立一极,普京强势回归竭力重新崛起,挑战美国主导地位。

第三,在民主和人权问题互相指责。美国会通过《马格尼茨基名单》法案,俄杜马通过针锋相对的《季马·雅科夫列夫法》。美指责俄“司法体制和护法机关破坏民主及人道原则”,批评普京搞“集权政治”,俄则批评美国内人权记录不佳和在国外频频发动战争,造成大量无辜平民伤亡。

第四,在叙利亚这、伊核等国际热点问题上龃龉不断。叙利亚危机、伊朗核问题背后始终伴随着俄美角逐中东影响力的“影子”。去年,在俄积极斡旋下,叙问题以“化武换和平”方式平息,伊朗与安理会五常及德国签订核问题临时协议等,使俄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争夺战中接连得分,对美地位构成挑战。此外,俄美在“反导”问题上对立难解,尤其是乌克兰危机后,美已中止与俄罗斯在开发太空和原子能方面的合作,两国间的《中导条约》与核安全合作几近破局。

三、 俄美博弈“出手易、收手难”。

目前,俄美关系出现了从对抗转向合作的势头:10月旬俄外长拉夫罗夫与美国务卿克里在巴黎举行了乌克兰危机后首次会晤,双方商定共享有关叙利亚、伊拉克境内“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动向的情报,共同打击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普京下令俄罗斯军队从靠近乌克兰边境地区撤军;俄乌达成天然气供应协议;奥巴马国家安全顾问布林肯表示,如果俄罗斯表现出缓和的姿态,未来可以就解除制裁问题与俄展开谈判。俄战略研究所专家米哈伊洛夫表示,俄美关系中“虽暂时无法认定利于消除紧张气氛的因素已占上风,但客观原因促使双方一起寻找解决危机的出路”。

俄美关系虽现缓和迹象,但并不会马上好转,正如俄外长拉夫罗夫所言,俄美关系冷淡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首先,相互包容和相互信任是修复两国关系的前提,但目前任何一方都不会信任对方。美总统奥巴马10月20日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时,将“乌克兰局势和俄罗斯的扩张”列为与“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和埃博拉并列的“当今世界三大威胁”,奥巴马的此番表态将“俄罗斯威胁论”推上了新的高潮;普京近日则在俄罗斯索契举行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会议上,指责美国是“动荡之源”,批评美国的不断扩张不仅没有为世界安全提供保障,反而还造成世界局势更加动荡。

其次,国内因素亦使两国元首“骑虎难下”。奥巴马被评为对俄“最软”总统,随着中期选举临近,为提振低迷支持率,奥巴马必试图扭转对俄政策饱受批评的境况,其遏制俄“恢复帝国”的力度将进一步增强。美欧策动的多轮对俄制裁,普京强烈的复兴愿望和反美情绪,导致俄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与反西方情绪空前高涨,俄社会已被动员起来,各种政治力量都团结在普京周围,其支持率也急速攀升到90%,普京当下已“开弓没有回头箭”,否则其执政地位将受到严重挑战。

第三,俄美在乌克兰危机、国际治理体系、地缘政治、战略平衡等一系列原则问题上分歧依旧。(李东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副所长)

原标题: 美俄元首相遇APEC峰会 两国关系"重启"希望渺茫
相关阅读:
星力电玩城 http://www.show-ad.com
分享到: